是杏仁鸭

她并无恶意

•一点想法,与君共勉



她是一个幸运的孩子。


家庭和谐,教育良好,朋友众多,倍受宠爱。


她对世界并无恶意。


01


小时候隔壁的孩子跟她说,有人在学校里欺负自己,自己好害怕。


她想了想。


她的世界里,学校代表了干净的教室、漂亮的课本、一群玩闹的朋友和甜甜的午餐奶,还有会给她扎一头小辫的生活老师。


她的世界没有恶意。


“会不会是你太敏感了?”


她语气恳切,衣服上有皂角香。


02


长大后室友跟她说,男朋友对自己忽冷忽热,一言不合就拳打脚踢,自己不知道要怎么办。


她想了想。


她的世界里,恋爱是四目相对一见倾心、双手相合如雷心跳、轻声细语温暖爱意还有离别时的一个吻。


她的世界没有恶意。


“是不是你自己做错了什么?”


她语气真挚,呼吸间夹着暖。


03


结婚后她上网时,看到有人说婆媳矛盾尖锐紧张,产后抑郁来势汹汹,家庭暴力屡见不鲜。


她想了想。


她的世界了,婚姻意味着情投意合浓情蜜意、相守相伴一生不离、做得一手好饭菜的婆婆、疼她爱她的先生和未来的一切美好岁月。


她的世界没有恶意。


“只有我一个人觉得讲得太夸张了吗?”


她语气赤诚,指尖晕着一层层红。


04


她对世界并无恶意。


只是太幸运,活得幸福。


end


我在网上常常看见一些令人感到伤心的事。大到命运捉弄,小到琐碎生活,都是会有疼痛的累累伤痕。


我想安慰他们。但我仅仅是一个旁观者,连拥抱的资格都不被给予,深恐这份感情被视为高高在上的怜悯,又或是被卷入是非被迫站队不得安宁。


所以,如果你看到了——


不用强撑着开心从容,好像个成熟的大人。


我们已经在努力活着了。


我想拥抱你。

如果霍格沃兹雇佣了一批中国老师3.0

•一点点小脑洞3.0加长版

•被屏重发

•捉个虫,一元一次方程式不是方程组,打字打错了(〃ノωノ)

•  1.0 2.0 


11


飞行课老师有时候会做一些令人难以理解的事情。


“诶诶,那边那个,窗户给抹干净点!拿报纸擦晓得不?”


老师端着只“劳动最光荣”的搪瓷杯吸溜吸溜地坐在一边喝绿茶。


“我跟你们讲啊,这次大扫除哪个院把卫生搞干净了,我给哪个院加分!”


“什么落叶啊,灰尘啊,口香糖印子都不要有!流动红旗都几次没拿了?这次要加油知道了不?”


“老师……老师!”


“咋了?”


我这辈子没想过自己会有一天拿着光轮2000扫树叶。


是伏地魔看到了都会觉得离谱的程度。


“为什么我们不能用清洁咒呢?”


“亲爱的,就你们魔咒课老师那一嘴东北口音俄风英式拉丁语,我很担心你们用了会不会把我的操场炸了。”


“……”


12


保护神奇生物课老师和草药学老师时不时搞些奇奇怪怪的东西。


到最后校长不得不妥协,划出一块地来给他们霍霍。


“如果再不制止两位,禁林就要变成霍格沃兹的菜园了。”


校长如是说到。


“这个月已经有七个学生因为吃了他们在禁林种的红蘑菇而去见弗雷夫人了。”


不过好消息是,因为两位老师某种东方人的独特情结,我们的伙食得到了很大的改变。


“亲爱的,你知道这是什么吗?”


我在红彤彤的汤里捞出一颗五彩斑斓的蛋。


“哦,据说是独角兽和人鱼的蛋。”


“……”


“亲爱的,别露出这样的表情。你知道的,老师们总会对能吃的东西爆发出无限的热情。”


“换个角度来说,至少他们敢于创新。那什么,大众创业,万众创新,响应党的号召嘛。”


我盯着他,顺着巫师袍的领子往下看,发现他胸口处别了一个鲜红的党徽。


我觉得英国需要宣传一下资本主义好了。


13


算术占卜课老师给霍格沃兹带来了很多新东西。


比如中国的数学课本。


“我的梅林啊,我发誓我恨微积分一辈子!”


“三角函数又是什么悲惨世界啊?我感觉我已经不认识正负号了!”


“我保证,我在霍格沃兹前几年的作业加起来都没有今年的多!”


“啊啊啊概率论!我讨厌概率论!”


难以想象,在今年之前,我对数学难度的概念还停留在一元一次方程式。


14


后来学校里流传开了一本非常好用的数学辅导书。


名字叫《五年高考三年模拟•魔法版》。


据说是中国老师们共同研究出来的。


又据说,他们靠这个赚得盆满钵满。


赚资本主义的钱建设小康社会2.0版本。


15


再然后,校长把他们的“赃款”全都没收了。


“我想我应该说过很多次,在英国,孩子们不应该过早接触多元多次方程式。”


“包括但不限于微积分、概率论、三角函数、空间向量立体几何等等等等。”


算术占卜课老师戳戳黑魔法防御课老师。


“都怪你,我说了要定价便宜点了吧?”


“开玩笑?你知不知道英国物价死贵死贵的,你以为跟国内一样还能砍价的啊?”


“怪你!”


“怪你!”


“怪你!”


“两位,要不怪我吧?”


校长笑眯眯地看着两位雇佣来的老师,头一次对麻瓜世界产生了恶意。


闲得没事搞什么教育改革?


“据说,在中国,最近也有一个新闻,不知道两位老师知不知道。”


两位老师明显感觉到了危险。


不会吧不会吧?要这么狠吗?


“叫作双减政/策。”


“……”


“两位这样,在中国是要被开除党/籍的(^^)。”


16


我其实还挺奇怪的,魔药学老师常常因为太过正常而与其他老师格格不入。


“老师。”


“怎么了?”


“没……”


你觉不觉得你有点太正常了。


这怎么问得出口?


“老师不考虑教教我们炼丹吗?”


“……”


老师的脸色变得怪怪的。


“就……据说东方丹药可以长生不老,这是真的吗?”


老师的脸色扭曲了起来。


“孩子,你这是听谁说的?”


“啊?”


“怎么说呢?”


“中国的长生不老药吧……它不是一个培训教程……”


“啥?”


“它是一个筛选过程……”


“……”


“就如果你吃不死,那你半大不小,也是个神仙了。”


“那如果吃死了呢?”


“……那你就算是羽化而登仙了吧……”


17


魔法史老师课上得挺好,诙谐幽默,轻松搞笑。


就是老爱夹带私货。


“那边那个同学,对对!就是那个戴眼镜的!请问1981年发生了什么?”


“1981……伏地魔第一次被击败是吗?”


“对!还有呢?”


“还有……”


那位小同学看着老师充满希望的眼睛,感觉压力巨大。


“还有……”


“还有中共十一届五中全会。”


我不得不提醒他,毕竟是同院的。


“对!还有中共十一届五中全会!”


“perfect!坐下吧孩子。”


托他的福,我们全校都有了一股学党史的良好风气。



勾搭大佬的错误方式

•wb看到的梗,随手码了一点

•比想象中写得多,或许有后续?



我是一个画手。


画得不错,偶尔在某绿色APP上发几张成品,日子久了还真有了点粉丝。


今天我照常发了图,然后蒙上被子呼呼大睡。


醒来后发现,热门评论里路人说——


“我用脚都画得比你好看”


01


我嘴角勾起一个三分薄凉两分嘲讽五分自信的笑容。


很好女人(或者也可能是男人),你成功引起我的注意。


我觉得作为一个成年人,任何时候都要保持好自己的优雅。


于是我用我优雅的手指在优雅的键盘上敲出来一行优雅的字。


“我(哔——)你(哔——)你全家(哔—哔—)脑子(哔—哔—)&%#¥*……你行你上!”


我优雅地关掉手机,又优雅地盖上被窝,美美地睡我优雅的回笼觉。


古人云,嘴贱都是闲出来的。


古人又云,所有能一砖呼死的,就不要讲道理。


02


我是被朋友的电话打醒的。


“你丫干啥?”


“这话tm应该我问你!你丫到底干啥了?!”


“我能干啥?我警告你,我可是名门正派四好青年、德才兼备共青团员!你别血口喷人啊!”


“什么啊!你被翻牌了你知不知道?”


“翻你个鬼!大清亡了一百多年了,打倒封建主义知不知道?”


“哎呀跟你个傻逼三言两语讲不清,麻溜上号看看你干得好事!”


我觉得他有病,但还是打开APP。


艹!这评论数是真实存在的?我是被哪家大佬挂了?


03


激动的心,颤抖的手,我握着手机不敢抬头。


开心的锣鼓敲出年年的喜庆~好看的舞蹈送来天天的欢腾~


深呼吸,我要冷静。


我觉得作为一个成年人,任何时候都要保持好自己的沉稳。


于是我打开寝室的窗。


04


“老子火了!”


05


很好,我感受到了心灵的平静。


06


“朋友。”


“你喊完了?”


“?你咋知道的?”


“呵呵,我想我们整栋楼都知道你火了。”


“……这不重要,重点是我火了!”


“火个屁!你自己翻评论去,你被大佬翻了你不知道?”


“啥?”


06


激动的心,颤抖的手,我点开APP重新看了一遍。


“艹,真•大佬!”


“这是真爱吧?是真爱吧!为了他连小号都暴露了,这还不算爱情?”


“nm……吸欧气,我也想被大佬骂,大佬骂我!”


“我想知道这位画手现在是不是处于社死状态……”


扫过一遍后,我发现火的不是我。


是那个被我亲切问候了精神状况的傻逼评论。


ta回我回得非常简略。


“行啊,我上。”


07


听听,这三分薄凉两分嘲讽五分自信的语气,是不是很想把巴掌温柔地糊在ta脸上。


呵,很好,想接近我的女人不少,我给你一次机会。


抱着这样的心情,我点开了这个傻逼的主页。


08


“嗨喽?你还好吗?这么久也不回个消息?”


“没,跪着呢。”


“啥?”


09


当你被一个极其高冷极其不喜欢搭理人的大佬主动评论了,你会怎么办?


补充,你还是这个大佬的脑残粉。


啊!这个光影!这个线条!这个构图!没错了没错了,这要不是我家大佬我把电脑吃下去!


我的灵感之源,我的哈利波特,我的巴啦啦小魔仙!


“so,你还记得你刚刚干了什么吗?”


“……”


“你问候了你心心念念崇拜多年锲而不舍爱而不得买了人家无数画集追了人家无数教程蹲着直播间四处卖安利的大佬全家。”


“采访一下,你考不考虑换个星球生活。”


别说了。


已经在社死了。


10


“敲敲敲敲,大佬在吗(๑>؂<๑)?”


古人云,士可杀不可辱。


古人又云,能忍能让真君子,能屈能伸大丈夫。


我跪得非常符合中国传统美德。


“在。”


既然是大佬评论的我,那么我应该保持作为一位太太的端庄。


于是我又打开了宿舍的窗户。


11


“大佬回复我了!”


12


好的,我参悟到了生命的真谛。


13


“嘻嘻,谢谢大佬喜欢我的画(≧▽≦)”


活泼,可爱,自然,灵动。


perfect。


“我没有喜欢。”


“我是评论了‘我用脚都画得比你好看’。”


诚实,谦虚,真挚,精辟。


不愧是大佬。


“那大佬可以互关吗(≧∇≦)”


好的,我冲了我冲了,此时不冲更待何时。


来吧!不要因为我是娇花而怜惜我!


14


五分钟过去了。


十分钟过去了。


二十分钟过去了。


大佬还没回我。


我觉得我gg了。


15


“行啊。”


16


深呼吸。


再来一次,深呼吸。


冷静,我已经是个成年人了,我不仅是个成年人我还是一位光荣的共青团员,我要保持清醒的头脑。


于是我又又打开了宿舍的窗户。


17


“大!佬!跟!我!互!关!了!”


18


当天晚上我被宿管阿姨以扰乱寝室楼治安拎回去臭骂了一顿。


一点感受

•一点点近期感受,不用在意


最近其实有点灵感枯竭,勉强写了发出来的两篇文回头看看质量也是大幅度跳水,就真挺无聊的。


有一点被热度绑住了手脚的感觉。之前也写过,我曾经写了一年多也不过八十来个粉,现在不出半个月我就又要破两千粉了。一定要说,比起欣喜可能更多是惶恐吧。


我不是一个能写出深刻内涵文字的人,只是开开脑洞写点还算有意思的东西,博人一笑图个乐呵,有人不喜欢也太正常。我对自己的定位还挺清晰,各花入各眼,不喜欢就算了。


其实涨粉也就是今年的事,甚至就是这几个月的事。我本来是闲极无聊参加了原创活动(就是那篇白雪公主),没想到获得那么多人喜欢,回头看看还是觉得自己真够幸运的,还挺像我之前看到知乎问答里的话,“有些时候并不是足够优秀,只是恰好成了那个集气运之大成者”。


之后从搞事业的白雪公主到幸运值满点的室友再是根正苗红养蛊人和霍格沃兹的搞事中国老师,一篇比一篇热度高,一篇比一篇数据好,粉丝跟着蹭蹭涨。


其实都写得挺小白的,没什么特别大的牛逼之处,故事节奏剧情设计都平平无奇,却收到这么多人的欢迎,我还蛮手足无措的。


也是塞翁失马,焉知祸福。一方面粉丝增长让我收获了很多,各方面都有;另一方面我发现自己也有为了热度而产文、为了产文而产文的奇怪思路。


不敢太放松,不敢拖太久。


所以有了近期两篇很差劲的文。


(ps:这里很感谢给那两篇文包容的大家♡)


总而言之算是个自我反省的存档。


西方黑猫和东方玉兔

•wb上的梗,随手码了点

•没啥逻辑,看个乐呵

•感谢评论提醒,黑猫在中国古代是祥瑞之物,在欧洲不是,正文已经更改



嫦娥家的玉兔和魔女家的黑猫第一次见面是一个中秋节。


玉兔觉得黑猫是假洋鬼子。


黑猫觉得玉兔是小兔崽子。


01


玉兔看不上黑猫。


一方面是因为黑猫掉毛掉得满天飞,粘在身上甩都甩不掉;另一方面是黑猫论年纪喊自己一声祖宗都嫌他没礼貌。


而且一只土生土长的中华田园猫,居然跑到西方给魔女当宠物。


玉兔自诩是根正苗红的社会主义接班兔,瞧不上小资本主义的走狗——啊不,走猫。


玉兔躺在嫦娥怀里,红彤彤的眼睛死瞪着黑猫。


垃圾香蕉猫。


02


黑猫懒得理玉兔。


一方面因为他们家的破规矩才害得他大好日子不能睡觉,来这鸟不拉屎的地方走亲戚。另一方面玉兔这兔一大把年纪了居然还要人抱着走。


倚老卖老,这么多年的本事全长到肚子的肥肉上去了。


黑猫自认智勇双全年少有为,是个上过伦敦大学的高素质留洋猫,看游手好闲虚度年华光长年纪不长脑的老兔子一万个不顺眼。


黑猫跟在魔女旁边,绿幽幽的眼珠斜瞥着玉兔。


傻逼妈宝兔。


03


两位互看对方不爽,奈何魔女和嫦娥一见如故。


今天约着吃小蛋糕配红茶,明天就在月球上摆螃蟹宴。


而黑猫和玉兔的关系,也迅速发展。


是指朝着想弄死对方的方向飞奔而去了。


04


“垃圾玩意你给我下来,上梁算什么本事?你tm才吃便便,你全家都吃便便!”


“老东西你有本事上来啊?千年功夫全都修到tripe里去了?你一只兔子不吃屎吃啥?”


“你个洋鬼佬拽p英文,这里是Chinese,C-h-i-n-e-s-e!”


“是China,Chinese是中文的意思傻逼。你上次还往我月饼里塞猫薄荷,你在这贼喊捉贼闹啥闹?”


“你jj上长倒刺!”


“你全年发情期!”


“你用口水洗澡!”


“你还胖得舔不到了呢!”


05


“他们关系真好。”


魔女咬了一口月饼,笑眯眯地对嫦娥说。


“可不是嘛,这天天待在一起的。”


嫦娥捏着司康饼,她不太清楚这个能不能入口。


“对了,你最近晚上听没听到奇怪的声音?”


“有啊,我也奇怪呢,是不是广寒宫进老鼠了?”


“这里除了我俩也没别人啊……奇了怪了的,难不成是他俩?”


“得了吧亲爱的,他们两可都是雄的,大晚上呆一起干嘛?打架吗?”


“也是哦……”


end

穿越后我试图打出be结局

•是之前的存梗鸭

•开学后都没什么时间码文了



我死后穿越了。


哈,你是不是以为我穿到了一个爹不疼娘不爱姨娘欺压姐妹霸凌还订婚了残暴渣男的豪门嫡女身上?


不,我现在家庭和谐父母双全姐妹关系巨好还有一个能力超强性格完美的探花郎夫君。


唯一一点相符合的是我的确是个豪门嫡女。


有钱有权有美貌,这辈子投胎我估计走了VIP通道。


但跟过来的傻逼系统刚刚告诉我——


我的任务是打出be结局。


01


我爹是朝中高官,我娘是家中独女。


他们青梅竹马,两小无猜。自三四岁就订了姻亲,刚到结婚年龄就火速成亲,结婚第三年就有了我。


说实话,我如今夹在这对夫妻中间,每天都觉得人间不值得。


md,臭情侣滚出中国。


两位,你们的女儿还没有及笄,不要说一些未成年人保护法不让我听的东西好吗?


我在现代的时候,连玩个谈恋爱的游戏都还要十八岁呢。


父母感情如此之好令我压力倍增,be结局里感情好的情侣都是要一起死的。


求求了你们快吵架吧,别谈恋爱了命要紧。


为了打出be结局,我用尽浑身解数拆散他们。


“爹,我跟你说,娘她私自挪用公款在外面放高利贷!”


我从小就在我爹耳边借着童言无忌的理由,告我娘的黑状。


啊,我的良心……


“哦?是吗?”


“是的是的!”我疯狂点头,生怕他不信,“千真万确,我亲眼看到的!”


“嗯……”


快点休妻快点休妻快点休妻,感情破碎了你们就能保命了!


爱情算什么?命才是最重要的。


“看来最近苛待了她……欸,刚好!你去跟你母亲说,我的私房钱放她床下从左数第三个暗纹里了,她要用拿就是了,千万别在外面放高利贷忙坏了身子。”


“……”


“快去啊。”


“是……”


我后来觉得从我爹哪里下手没用,他就是一个眼里除了我娘啥都看不到的傻子。


“娘——”


“怎么了乖乖?”


“我爹在外面养了一屋子的姨太太,还有一堆小儿子。”


说实话,欺负老实人太让人良心作痛了。


我一边撒谎一边疯狂辱骂破坏人家婚姻的自己。


都怪这傻逼系统!


“哦,是吗?来乖乖,张嘴吃葡萄,啊——”


我习以为常地接受我娘的投喂,她目前最大的爱好就是搞各种吃的喂我。


“……不是,娘你都不生气吗?”


你不应该去跟我爹闹死闹活哭天喊地吗?!


“哎呀,你爹我还不知道?他没这贼心更不可能有这贼胆,放心啊乖乖!他私房钱塞哪我都知道,他要是对不起咱娘俩,娘我卷了他的钱养你啊。”


“……”


“乖乖吃李子不?刚洗好的哦。”


“啊——”


02


“叮——系统提示您,be结局任务进度:0%”


我看着系统给的提示,不住的叹气。


爹娘那边是没救了,是什么蒙蔽了他们的双眼,是爱情!是万恶的爱情!


“娘子又在念叨什么呢?”


“啊,没什么嘞(๑>؂<๑)”


……nm,我好像没有什么资格讲我爹娘。


这位是我夫君,据说他对我花前月下一见钟情,从此发誓非我不娶。第二年他成了探花郎,这头才上了金榜,转过身就跪在我爹娘前跟我提亲。


婚后日子过得太舒服。在家他内外一手抓,我直到现在都没碰过账本的边,甚至在家养着还胖了不少。


我盯着自家夫君俊俏的脸,不由得感慨我投胎技术真tm好。


不不不,不能被花花世界迷了眼,我要记住我肩上的伟大任务。


根据我多年看小说的经验,be结局里绝对不能有一对完整的情侣。


精神和身体,总得残一个。


所以我必须想办法跟他和离。


“其实……”


“嗯?”


“我红杏出墙了。”


我觉得我像一个玩弄感情抛弃糟糠之妻的渣男


“哦——原来这两天是在为这事唉声叹气啊。”


“啊?”


“多大点事啊这,喝冰的酸梅汤吗?”


兄弟你会不会有点太冷静了?你帽子绿了啊喂!


“不是?我还要跟他私奔哦!酸梅汤给我。”


“好好,需不需要我帮你收拾行李?天气冷了记得多带点衣服。”


“欸!你都不生气的吗?”


这男的是不是早就想丢了我去娶啥公主郡主的了?


好家伙,小丑竟是我自己?


“娘子,这是你今年第十五次要私奔,我都习惯了。”


“……”


“哝,酸梅汤还要吗?”


“再来一缸吧。”


怎么只有我一个人在努力走be线,气死了。


03


没关系,既然感情线走不通,那就搞雌竞。


“你,给我出去跪着!”


我小时候曾一度向着小我两岁的妹妹横眉冷对,企图培养一位潜心报复仇视本家的腹黑女配。


“姐姐……”


“欸?不是不是你别哭啊你!那什么……我给你热牛奶喝好不好?”


就这样,我大晚上冒着被骂的风险从厨房给妹妹偷牛奶的事被传了出去,从此外面全都知道我们姐妹和睦亲密无间。


md,说好的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呢?我的人设可是一个恶毒嫡姐啊!


“妹妹啊……”


我望着镜子里给我编各种花样辫子的妹妹


“其实你不用每天一大早跑过来给我梳头发的。”


“没关系啊,我喜欢跟姐姐呆一块。”


啊,多可爱的小姑娘啊!


but妹妹你晓得不?be结局里你这种小天使不死都对不起be这个tag。


保命要紧啊保命要紧!


“妹妹啊,你觉得那个城里的探花郎怎么样?”


彼时我还不知道我夫君的心思,只想着撺掇妹妹谈恋爱。


你去谈恋爱,我当恶毒女配抢你男人,姐妹反目成仇,然后打出be结局。


完美!


“他啊,一般般吧。”


妹妹语气里带着不爽。


我觉得有戏。所有古言小说里男女主角刚开始都要互相看不顺眼,接着火速真香。


“那我托——”


爹娘去帮你说媒怎么样?


“我可不觉得那男的配得上姐姐,爹娘也真是老糊涂了,怎么想的……”


啥?


“姐姐你刚刚说什么?”


“我托——我的头发就托付给你了。”


“姐姐……”


妹妹一脸感动地望着我,而我在想当坏人好难。


以后再也不骂电视剧里的反派了。


“我一定帮姐姐编最漂亮的发型!”


“啊……嗯,姐姐相信你。”


一计不成我又生一计,于是在别人逼我妹妹上台表演的时候我跟着疯狂起哄。


穿越文里那些欺压女主的嫡姐都是这样干的,这种经典套路我就不信还会出错。


“姐姐想看我表演吗?”


本来不想上台的妹妹看到我起哄眼睛都亮了,我千疮百孔的良心上又多了一刀。


“啊……对啊……大概,或许,可能吧……”


“既然姐姐想看,那我就献丑啦~”


拜托我是在刁难你诶!你不要连蹦带跳满脸高兴地冲着我一副求表扬的样子好不好!


妹妹你就不能认认真真跟我搞宅斗吗?不要让我一个人跟空气斗心机好吗?


04


折腾了一大圈,我的任务进度依然是0%。


经过这一遭我是知道了,靠山山倒靠人人跑,求人不如求己。


所以我在十年一度的家宴上主动请缨,弹了一曲我自创的《狗屁不通》。


我抚完琴,看着众人眼里充满了对艺术的不解,自觉任务完全的非常成功。


只要我丢了家里的大脸,他们就会把我赶出家门,我成功be!


哦耶!


05


“姐姐好棒!”


没想到我妹妹一个箭步冲上来搂着我就开始夸。


“这曲子太新奇了,我女儿真是有创意。”


“娘子的确才华出众。”


我觉得我肯定是聋了。


不然为什么这狗屁不通的玩意也有人夸?


但我绝望地发现,我爹娘和我相公眼里流露出的,是货真价实的欣慰。


求求你们行行好吧!孩子只是想完成任务而已啊!


06

 

我决定跟他们坦白,毕竟再这样下去我和他们迟早得疯一个。

 

“所以……”

 

沉默许久后,我相公最先开口。

 

“你为什么要完成这个任务?”

 

“啊?”

 

“就是啊,姐姐你完成了有什么好处吗?”

 

“系统说我完成了任务可以回去原来的世界。”

 

“为什么要回去呢?”我娘剥了个荔枝塞我嘴里,又塞了一粒给妹妹,“爹娘对你不好吗?妹妹对你不好吗?你相公对你不好吗?”

 

“啊这……”

 

“乖乖不是死后来的吗?”我爹接过我娘手里的荔枝,替我和妹妹剥荔枝,“你上辈子是被人害死的?或者要回去寻仇?”

 

“没。”

 

其实我家庭和睦朋友众多子孙满堂,总而言之走的很安详。

 

“那娘子是有什么放不下的人?”

 

“也没。”

 

我父母寿终正寝,家里个个都是身体倍棒的社会主义接班人。

 

“那么——”

 

“你回去干嘛?”


07

 

对哦。

 

我回去干嘛?

 

是爹娘对我不好还是妹妹不够可爱?是相公长得太帅还是家产太多?

 

想通之后,我从此过上了混吃等死虚度光阴的幸福生活。

 

“叮——系统提示您,be结局任务进度:0%”

 

“去你妈的!老子不干了!”


end


存梗


穿书文。


我穿成了父母双全,姐妹和谐,有个脾气巨好从小订婚的完美夫君的古言小说女主角。


这辈子没有啥问题要想。在家内外我夫君一手抓,我连账都不用管;在外我有钱有权有美貌,闲的没事还有我的亲亲妹妹跑来陪我玩。


原著就是个一路幸福到尾的小甜饼,最大的剧情冲突是小夫妻吵架。


我原本以为我就是穿过来享福的。


没想到傻逼系统给我的任务居然是在这种情况下让我打出be结局。


亲亲在吗?报复社会是不符合核心价值观的哦。

非典型abo

 •本来是存梗,不知不觉码了好多,先放在原创合集里

•手嗨产物,我自己码得很开心


“所以就是说——”

 

顾皎皎抿了一口咖啡,吞咽下这个略有几分劲爆的八卦。

 

“你,我亲爱的上司,被一个A给上了?”

 

wow,那我算不算拿了第一手资料?

 

顾皎皎边搅和着咖啡边想怎么把这消息卖个好价钱。

 

“……或许我想我们可以用一个更加文雅的词?”

 

苏子笑吸了一口巧克力奶茶,冰块碰到杯壁,啷当作响。

 

“那您是被一个A给压了?”

 

“……”

 

“采访一下,身为alpha,被人压的感觉如何?”

 

“我想我们的重点并不是这个。”

 

苏子笑近乎刻板地保存着嘴角的弧度,眼睫微垂,享受春日阳光的吻。

 

“我是希望你——我重要的助理——能帮我好好查查这件事,我想这对你来说应该不是难事。”

 

“哦?”

 

顾皎皎玩腻了,扔了金属制的铁勺,开始往自己的黑咖里加东西。

 

三块方糖,两杯牛奶,还有一点喷射奶油。

 

“怎么?您是想三分钟内,我要这个A的全部信息?”

 

或许还能放进一包细砂糖?

 

顾皎皎的加料标准是能放进什么就加什么。

 

“或者,您想弄死ta?”

 

“……呵呵,或许兼而有之?”

 

苏子笑看着那白莹莹的瓷杯,耸耸肩笑话她。

 

“宝贝,我希望你喝这杯咖啡前能先把我的事办好。”

 

不然我还得再找一位新秘书。

 

“哈哈,您的事情,就算带到黄泉路上我也会好好完成的。”

 

顾皎皎眯着眼冲对方笑笑,右手端起杯子尝了一口,两秒后将入口的东西吐了回去。

 

“味道如何?”

 

“之前不怎么样,但是现在应该非常好,您想试试吗?”

 

“那真是敬谢不敏。”

 

苏子笑转着手机,腕上带着一串红绳,下面坠着的金粒晃眼得很。

 

“我对你的口水没什么兴趣。”

 

“龙涎可是治百病的好东西哦。”

 

苏子笑挑眉,懒得再和她废话,又多聊了两句便找个理由对付走了。

 

“这可怎么办呢?”

 

顾皎皎重心后移,椅子前腿虚虚离开白净地面,语气里不无调侃。

 

“你好像搞了我的亲亲上司欸,夏医生。”

 

“别把话说得这么难听。”

 

坐在顾皎皎背后的人有一头柔软长发,用黑色头绳松垮挽了个低马尾。

 

“我只是进行了特殊时期的医疗手段。”

 

“哦?”

 

顾皎皎转头扒在椅背上,用手去勾那人的黑发。椅子前腿离地几公分,以一种极其危险的姿势保持着平衡。

 

“好偏心啊夏医生,相识这么多年,怎么不见你也给我用用医疗手段啊?我也是alpha嘛……”

 

说话间她已经把手里的头发编成了数条小辫,借力又往前凑了凑。

 

“不过我可爱的上司好像在着手追杀你了欸,怎么办?”

 

终于把所有的头发编了辫,顾皎皎撑着头欣赏了一会,暖黄色窗帘扫过她的脸,又几分痒。

 

好烦……

 

“要不——”

 

顾皎皎足尖一点,椅子随着动作往下摔,修长的手蛇一般地蜿蜒爬上那人的肩颈。

 

“你贿赂贿赂我啊……”

 

热气哄在耳钉上,留了一层白雾。

 

“亲爱的。”

 

夏楚转头笑着看她,手里的书轻按在她的唇上。

 

“你若是再靠近一步,我可是可以判你性骚扰的。”

 

顾皎皎的眼睛细长而尖锐,瞳色生得极浅,卷曲睫毛上下翻腾,反倒生出无辜神色。

 

“更何况——”

 

夏楚被她盯得败下阵来,收下书本,转身摘了金边眼镜细细擦拭,由着背后人锁着自己肩膀不放,语气里含笑。

 

“一位alpha,难不成还想让我一个beta给人负责不成?”

 

 

咳咳,灿都台风最终带着我们都殷切期盼和热情祝福,在上海边对我们的一百周年表达了来自大自然的庆贺后,表示空手来着实不好意思,于是拐弯进入了我们亲爱的邻国。


灿都台风是个好台风,是个懂礼貌懂历史的高素质台风,我在此为灿都台风鼓掌掌(呱唧呱唧呱唧呱唧)